暮言の斑爷的鹰犬

@( ̄- ̄)@感觉自己越来越精分没救了…

抖森生日快乐!

二月九号,终于到了呢~
生日快乐哟,虽然按你那边的时间算还有将近八小时才到九月二号,但是地球另一边的我们已经在为你的诞生而欢庆了哦!爱你❤!
永远爱你的终极粉!

          那扇大门,不会被推开,那块石头,亦不会长存,天国临泽,却不会驻足。
         你给的谎言,芬香,多至不可自拔,是否播种成长,那一朵摄人心神的铁线篮,任其绽放,为她染上令凡间失色的光彩,旋即凋零,景象归于死寂,失声,奈何,渗出哀伤围绕她,我梦见,即是真实,那种气息,不会被中断,那张脸庞,亦不会流连。
        天国临泽,却无其名讳。
         你留下的污点,最鲜艳的红,你不要哭泣,对谎言清醒,不会抹去记忆,你醒来,逐步完成你欲望的饥渴,时间不曾停歇,背后的气息,皆为劫数,奈何,梦魇终究萦绕我,我看到,即是梦幻。
       摄人心神的铁线篮,令凡间失色,却无需爱慕,奢求的生命,一次,一次就够,仅仅一次。安息,逐渐远离我的地域。

楔子

         2003年,六月五日夜晚。魔都浦东新区。

          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大,悬在空中仿佛一个银盘一样,被嵌在巨大的却看不到一颗星辰的夜空中,那个即使是在深夜也还是被繁华都市中永不熄灭的灯光照耀成灰白色的夜空。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宽大的真丝绣花窗帘上,映出惨白的颜色,遮挡住了关闭着的窗户。屋外远处隐约传来车子发动机的响声,驶过房子的一霎那照亮了屋内女孩沉寂的仿佛泛不起丝毫涟漪的浅灰色眸子。

          "咔嗒",灯被打开。昏黄色的暗系灯光瞬间驱逐了黑暗,将头顶的水晶吊灯照耀的五光十色,折射出莹莹斑点,映在客厅的每一个角落。男人一边脱下西装外套,一边向着楼上走去,有过客厅的时候发现沙发阴影下窝着的身影,小小的,安静的待在沙发上,感觉轻飘飘的却仿佛要陷下去了一般。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朝着沙发的方向轻挪了下脚步,"珮珮,过来。"冷漠的声音,示意沙发上的孩子过来。听到声音的小孩抬头茫然地看了看声源处,似是才反应过来,连忙小跑过去,仰着脖子看着男人,浅灰色的眸里仿佛能看到星辰。看到女孩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大理石板上时,微不可闻的叹息了声。

         "这么晚了不睡觉待在这里做什么?"

         "爸……爸爸…,明天是珮珮的生日,爸爸可以…可以陪陪珮珮吗?"女孩满怀着希翼看着她的父亲,手指在身后绞弄着衣服。

          "我明天早上有个会议…""嗯!那爸爸去忙吧!珮珮,珮……也要去睡觉了……"男人看了眼女孩便移开了目光转身向楼上卧室走去。女孩低垂着头看着脚下清晰可见倒影的石板,喃喃道:"晚安……爸爸…。"许久,女孩抬头看去却只见空旷的客厅空无一人。

         又……说错什么了吗?果然,爸爸也不喜欢我呢……死死咬住下唇不肯发出一丁点儿的呜咽声,看着地面倒映出的映像,女孩努力的想要弯起嘴角露出甜美的笑容,一如往昔。   可是无论再怎么睁大双眼,豆大的泪水还是争先恐后的涌出眼眶,滴在地上晕染出不真实的倒影。

         我总是被抛弃呢,一次 又一次。

         女孩静静地站在楼梯下,客厅的灯光依旧尽职地照亮每一个角落,却怎么也照不到女孩的身上,看起来是那样的无助,仿佛被晨雾打湿翅膀的蝴蝶,颤巍巍地停立在花朵上。

        从未停止的钟摆,在齿轮交集中走动着。

        "咚——咚——"客厅中回荡着低沉肃穆的钟声,昭告着世界新的一天已经降临。

         "生日快乐哟!"谁在那里说道。

作者有话说:(^_^)如果你以为这个女孩是主角你就输了,(ฅ>ω<*ฅ)如果你以为她是女主角你还是输了╮(╯▽╰)╭233333珮珮大名是:顾阑珊~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就素这个哟~\(≧▽≦)/~